會員登錄 | 注冊
              “三名工程”王乃勇訪談
              時間:2015年03月11日

                王乃勇 

                1969年出生 

                中國書法家協會行書專業委員會委員 

                中國書法家協會書法培訓中心教授 

                河南省書法家協會理事、行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 

                河南省青年書法家協會副主席 

                  

                采訪時間:201374 

                采訪地點:河南省新鄉市王乃勇工作室 

                記 者:您為什么會選擇行草作為您藝術上的追求呢? 

                王乃勇:寫大草的人,篆隸書、楷書、魏碑書體是基礎。一開始我寫唐楷、魏碑、隸書、篆書,這實際上都是為我的行草書打基礎。我喜歡大草,因為它比較能表達我內心的一種思想、一種情感。 

                記 者:您打這個基礎打了多少年? 

                王乃勇:從1984年開始臨帖、創作,這種相對有指導性地或者有規律性地去學書法,到現在應該將近30年了吧,1990年至1995年在企業我因工作原因間斷了幾年。 

                記 者:我知道寫大草的人一般都是內心特別豐富、特別特立獨行的。那跟您的工作會有一些沖突嗎?工作一定要求是嚴謹的,但是寫大草就可以把您內心的這種不羈都釋放出來? 

                王乃勇:實際上工作、學習,包括創作上的要求是一樣的。寫大草,沒有法度的要求那肯定不行。你臨習古人,你就要很嚴肅地去對待。真正到創作時間,你心態應該是很放松的,既不能脫離了法度,又不能被束縛了手腳,應做到感情與技法的自然流露,如蘇東坡所講的“有意與無意之間”。學古而不泥古,尚情而不縱情,這樣子最好。 

                記 者:書寫過程中如何處理“臨”與“創”? 

                王乃勇:法度這東西包括臨帖、創作,還是要不斷地臨帖、不斷地充實自己,它是一個辯證的關系,就是不斷地吸收,不斷地釋放。如果你吸收的東西不夠多,那你的作品肯定會變化不多,內涵不夠。我的觀點就是“在不斷的否定當中來肯定自我、補充自我、完善自我”,使自己的作品在不同的時期呈現不同的面貌,這樣我覺得對自己也是一個挑戰。這里面彎路肯定都會走的。比方說2009年左右,蘭亭獎在咱們河南平頂山舉辦,因為在2007年、2008年我一直獲獎,到2009年的時候有老師提醒我說應該調整一下。但那時受時風的影響、流行東西的影響,沒有及時做出調整,所以說2009年成績不好,只是獲得一個提名獎。2010年我開始反思,調整思路,還是以懷素、張旭他們為基礎,保留宋代人的比如像黃庭堅空間構造的一些東西,再加上自己寫篆隸的一種追求,反正就是適合自己的實行拿來主義。注重線質,摻入一些碑刻的技法,從線質到結體到整體章法上,加上用墨或者用水的一些方式處理,形成自己的東西。 

                記 者:也就是說您書風真正的穩定和形成是在2010年以后吧? 

                王乃勇:轉“二王”的時候應該是在2005年到2006年,因為這之前我全部寫的是明清的。我把張瑞圖的章草和今草跟王羲之的《十七帖》對比,覺得中間實際上有章草的結體,就是有這種技法來搭著橋過渡到王羲之這一路。真正往“二王”轉應該是在2006年的首屆行書展獲獎后。 

                記 者:您反思一年,您得到的結論是什么? 

                王乃勇:2011年十屆國展獲獎,證明了我當時的那個思路是對的。包括今年的創作,我都在思考。以前那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在調整,很可能你現在要把前期每個階段串到一塊兒后,來一個階段性的或者比較大的調整。 

                記 者:那您希望調整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呢?是梳理自己的心態呢,還是技法、境界? 

                王乃勇:從技法到書寫心態都開始有一個取舍。你比如說技法,以前好的或者是壞的或者是適合自己的,或者是自己沒有吸收到的古人那些東西,還是要有一個整合。因為什么呢?書法最終是一個線質和線形的問題,就是線條的質量和線條的形狀,包括結體、結字、用筆方法這類的問題,你最終要歸結到這上面。 

                記 者:但是我認為書法絕對不是說簡單地一種疊加或者堆積,就是說把誰的線條拿過來,把誰的結構拿過來就成了。您如何理解? 

                王乃勇:實際上書法分字內功、字外功,剛才咱們所說的技法、線形這些東西都還屬于書法本體內的字內功,真正書法本體外的或者字外的這些功夫,就看你每個人的感悟了。現在書壇上有些人曇花一現。一兩次展覽你可能成了中國書協會員,可以成書法家;一兩次獲獎,你可能在全國出名,但是你入一次展跟入十次展,你獲一次獎跟你獲三五次、十次八次又能說明什么呢?追求的高度現在還不能確定,目標只能說是分階段性的。藝無止境,只要是好的實行拿來主義。就是說在學習古人當中你進入有多深,你以后的路走得就會有多遠。 

                記 者:您現在的目標是什么? 

                王乃勇:我現在首要的就是趕快調整自己的心態。把前一段自己寫的東西通過與朋友商討也好或者找老師們請教也好,給自己一個梳理調整的過程,開始靜下心來想一想自己該寫些什么、該做些什么。因為我現在單位的工作特別忙,如何把自己臨帖、創作時間和工作時間合理安排開,也是亟需解決的。 

                記 者:我知道寫大草是需要用那種激情去推進的,您書寫的時候內心有一種節奏嗎? 

                王乃勇:是的,內心是有節奏的,你寫大草表現的是你的一種激情,情緒的宣泄也好、情感的流露也好,說白了就是你自己在寫自己。 

                記 者:您說您的大草代表了您,其實是寫的您自己,寫您自己內心這種追求和情緒? 

                王乃勇:追求完美的人是很累的。我現在想做的就是留一點遺憾或者留一點殘缺,殘缺也是一種美。 

                記 者:我知道您的事業很成功,但是為什么還不放棄書法呢? 

                王乃勇:書法是不可能放棄的,包括我們公司現在這些事情也好,公司的職位也好,我認為這是一個階段性的,公司給了我這個機會、給了我這個位置,實際上我把它定義為我人生當中的一種經歷、一種人生價值的體現,對自己人生閱歷的提高,最終還不會影響我的書法。 

                記 者: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書法才是您一生的追求? 

                王乃勇:可以這樣說。 

                記 者:請您講一下在書法創作中的體會。 

                王乃勇:書法帶給我的是快樂。這種快樂是在書寫過程中,毛筆跟水、墨的這種交融,還有毛筆跟宣紙摩擦當中的一種快感,這是真正寫字的人、寫草書的人才會有這種體會、這種快感。它不是說是一種慰藉,慰藉可能很多,名譽是一種慰藉、收入是一種慰藉,大家的表揚、贊譽也是一種慰藉,真正書法本體帶給你的快感、舒服是在這里,是在黑白當中的,這是我個人的體會。這應該是我內心的流露。 

                記 者:您對書法展廳中裝飾性作品如何理解? 

                王乃勇:你這樣做的時候,你的書寫性就減弱了。一塊兒一塊兒地去拼接,這塊不行了可以再寫一塊補進去。但是你一張白紙寫成黑的,如果把章法、節奏、墨色全都表現出來,有時候是很困難的。你說這筆不行了、這個字不行了或者局部不行了,你肯定得重寫。以前古人寫字很少還有蓋印章的,蓋印章應該是明清以后的東西,以前古人寫字它應該全部是黑與白之間的,就是墨和紙嘛,后來出現刻帖那是為了流傳。所以真正的用印章應該是明清以來才有的,現在咱可以叫黑白紅三色,以前應該都是兩色。真正把黑白之間的這種樂趣弄完美了,你的思想情感在書法表現這塊應該就是很完美了。 

                記 者:您說您是參展中出來的書家,曾經也是天天車輪滾滾、南征北戰吧? 

                王乃勇:我們這代年輕人不是院校培養出來,我自己老說我們都是“游擊隊”、“土八路”。自己業余的嘛,都靠展覽來培養我們,我們同時也靠展覽來進步,每次投稿都是一個進步。再一個就是說通過展覽,我們能獲獎,能把自己的知名度提高,所以說在早幾年或者年輕的時候,不停地在這種展覽當中奮斗。在我們車輪滾滾、南征北戰的時候,自己有體會也有老師們跟我們溝通,說必要的展覽是要投的,但是不能讓展覽絆住自己。你對自己學書這條路要有一個規劃,就是一個階段也好、兩個階段也好、相對長期也好,展覽來了你就把你這個階段總結性地寫一張、兩張投過去,入展也好、獲獎也好,算結束了,它什么結果你不要特別在意。這句話說著容易做著很難,其實都很在意。入展和獲獎對每一個青年書家或者剛學書法的也好,或者一個成熟的書法家也好,每一次入展、每一次獲獎都是對他的檢驗。就看自己怎么把握了,真正能夠把握到走自己的書法創作主線,展覽來了就當做一次活動,投出一兩張,當做對某個階段的總結,這樣是最好的。 

                記 者:寫大草是不是需要很張揚的? 

                王乃勇:不是,線質所表現的是一種含蓄的、流露的東西,它需要張揚,但是線條的那種凝煉表現出來也不都是張揚的,具有不同的風格,會顯得你線條上更成熟一些。 

                記 者:也許幾年以后,您的書法表現出來的特征就是那種表面上看著波瀾不驚,但是內在是洶涌澎湃的。 

                王乃勇:對,我自己是這種想法。你比如說外在表現得很不成熟,也不舒服,讓大家看著你這個人很不內斂,但是你線條表現內斂的話,真正線質上書寫還是有內在的一種激情或者是一種情態的。 

                記 者:最后再問您一個技法方面的問題。很多評論家對您書法技法評論說,您的高明之處是抓住了書法用筆的“澀勢”,“澀勢”指的是什么呢? 

                王乃勇:“澀勢”就是逆入澀行,就是毛筆的行進方向跟筆桿的傾倒方向是相反的。它有一種力往前沖的時候的一種抵觸,就是毛筆和紙摩擦的這種感覺。 

                記 者:這是您的特點,對嗎? 

                王乃勇:也不能說是我的特點,古人就有吧,我只是把它用在我的行草書中,為了盡可能地提高線質的高古。我曾經早幾年說過碑和帖怎么來融合,也有老師批評我了,說這個東西不可能,歷代多少大家也有否定的,也有嘗試的,好像都做不了。但是我覺得我有一個想法,從線條這一塊先做一下,就是把它那種理論上的東西、理念上的東西先給它結合到一塊兒,因為碑刻刻的時候那種斑駁、凝重的感覺,利用毛筆在紙上這種夾角度表現出來,這是一種嘗試,不單是一種經驗,試著在碑與帖之間探索點什么。 

                記 者:其實每個書家都應該有自己這樣的東西? 

                王乃勇:是的,每個書家都該有自己的思想。 

               

               

                  

              飞鱼直播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