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錄 | 注冊
              “三名工程”卜慶中訪談
              時間:2015年03月11日

                卜慶中 

                1963年出生 

                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山東省書法家協會創作委員會委員 

                臨沂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 

                 

                采訪時間:20137 

                采訪地點:山東省濟南市 

                記 者:卜老師,據我們所知您在書法上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 

                卜慶中:謝謝您的鼓勵!我性格比較內向,不喜歡張揚,應該說是個安靜思考人。當然,我在書法上努力追求完美。 

                記 者:我們知道您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非常刻苦,您是如何取得今天的成績的? 

                卜慶中:我自少年時代受父親的引導、指教喜歡上書法。不過那時偏居農村,無法與外界接觸,沒有什么字帖可臨,也沒有名師指導,只是胡涂亂抹而已。我真正的學書經歷是從上世紀80年代參加工作后,我先得到了蔣維崧、魏啟后、沈鵬等諸先生的指導,后又參加了中國書協培訓中心以及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國家畫院沈鵬課題班的學習。我認為雖然藝術需要天賦,但天賦需要勤奮來補給,追求藝術需要執著并耐得住寂寞,用畢生的人生經驗和學識情感來參悟書法,經歷越豐富,體會也會越深刻。所有這些道理聽來算是老生常談,但是也確實是我學書生涯中最真切的體驗。 

                記 者:您最擅長行草書,您的學習路徑是什么? 

                卜慶中:我學書最初從唐楷入手,而后對篆、隸、墓志、摩崖石刻等均有涉獵。我個人認為行草書的氣韻暢達,靈活多變,在抒情達意等方面最能體現書法藝術的至高境界。通過自身感悟和情感取向,我從中找到與自己心靈的契合點,所以我把大部分精力用在了行草書的創作上。 

                記 者:大家說在您的行草里看到了碑的影子,您是否把碑融到了您的行草里? 

                卜慶中:是的,最使我感到慶幸的是在我們山東有北魏、北齊時期的眾多摩崖刻石。像鄭道昭的云峰、天柱山刻石,泰山經石峪、四山、徂徠山、水牛山等摩崖刻石。我曾數次登臨細心揣摩,感悟創作靈感,力求將碑的雄強與帖的陰柔進行糅合融入到行草書創作中。 

                記 者:您希望自己書法的風格最后達到一種什么樣的高度和境界? 

                卜慶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理解的高度和境界,至于能夠達到多么高的境界要取決于個人的識見與修為,這種境界需要在持續不斷的繼承創新中去突破、去完善,轉益多師,不主故常,這也許就是我要追求的高度和境界。 

                記 者:我們知道您特別愛觀察事物,就是觀察得特別細致,跟我們講講您是怎么做的?跟書法有什么關系? 

                卜慶中:我覺得世間有許多事情往往會帶給你所從事的專業以有益的啟示。這不光是古人的經驗,對我個人而言也是一樣的。例如,我是特別愛好觀賞拳擊 

                比賽。拳擊中的直拳、擺拳、勾拳以及左擋右擺等動作,就如同書法中點線的穿插要左顧右盼,虛實相生。出拳的節奏控制,時疾時緩,如行筆要有收有放,靈活多變。拳法與步法的配合,則如同章法的謀篇布局,需體勢奇崛而氣韻暢達。拳擊的取勝還要把握時機,出奇制勝。取勝不僅僅是靠膽量,還要靠方法智慧等等。它最終體現的是一種精神境界。另外我還特別喜歡在農忙時節到鄉土田野體味農民的勞動場景,去品讀他們的精神世界,觀察農民收割播種時熟練動作的巧妙運用,從而引發聯想,激發創作。 

                記 者:您是覺得書法跟生活當中的方方面面都有關系嗎? 

                卜慶中:都是相通的。 

                記 者:您說書法它不止是一個二維空間的存在,不止是黑白紅在一張紙上呈現出來的。 

                卜慶中:書法首先是一種抽象的存在,外在形式體現唯美的藝術符號,表現在紙上為人們欣賞。在想象和意境的三維空間里面,書法的存在因為和書寫者的情感經歷感悟聯系在一起,此時的書法便成為一種虛境中的實體、一種充滿生機活力的存在。此時再看書法,必是“花非花、霧非霧,書法亦非書法”的感覺,其實這樣強調就是希望自己能夠不拘泥于書法簡單的線條組合排列中,而能夠用更深厚的情感去體驗并表達它。 

                記 者:您是我采訪中第一個把書法稱為自己的好朋友的,您是不是覺得書法是您的好朋友也是您的老師,亦師亦友? 

                卜慶中:對,書法于我最初起于愛好,現在已經成為集專業和愛好為一體,難舍難分,可以說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部分了。它有時甚至比家庭、生活都重要,研習書法能夠讓我完全釋放自己、探索并豐富自己的精神層面。我受益于書法,感恩書法。 

                記 者:您在自己的書寫風格上,會一直堅持下去,還是會追求常變常新呢? 

                卜慶中:風格的形成是一個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過程。我認為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觀點,不刻意求新求變,更不可人云亦云,要發揮自己的優勢,善始善終。當然我也會在自己接受的范圍內不斷汲取各種養料,讓自己的作品面貌愈加成熟。 

                記 者:您對自己的作品還有什么樣的想法,能告訴我們嗎? 

                卜慶中:想法有很多,如怎樣更好地學習古人,解讀經典,加強字外功修 

                煉,探索書法藝術的各種可能性,如何盡善盡美,使自己的書法之路走得更高更遠。 

                記 者:您覺得一個人,特別是一個書家到了什么程度能夠算成熟?是在什么樣的年齡上才會有一些成熟和大氣?包括一個可以傳下去的作品? 

                卜慶中:這個問題因人而異,我堅信功力。歷史上的大家,他們大都在四五十歲,甚至還早的時候形成了自己的風格,留下了傳世作品,成為了現在的經典,靠的就是功力。而我們現代人所下的功夫沒法和古人比。所以,成熟的作品不能以年齡來界定。 

                記 者:關于當今書法的走向問題,您的看法是什么? 

                卜慶中:我感覺現代人應該在“尚情”這方面多下功夫,尚情需要以生活為源泉,就是作品里要有內涵,要有感情的注入,要有東西可品。形式是一個表面的東西,你做得再好里面缺少內容,就是一個空的。我感覺“情”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不管什么事物、什么藝術,它必須有感情,感情是作品的靈魂。有了靈魂就有了生命,這樣的作品才能打動人,被人欣賞和接受。這是我自己的感受。 

                記 者:那您的書法里面我相信也是非常注重這種感情的表達,對吧? 

                卜慶中:它是自然存在的,有自己的感情在里面。這種感情要從生活中感悟所得。 

                記 者:您的齋號叫什么? 

                卜慶中:叫貫之堂。 

                記 者:為什么起這個名字呢? 

                卜慶中:是取自《論語》里邊的“吾道一以貫之”,意即做事要善始善終,以此自勉。 

                記 者:您平常的愛好都有哪些? 

                卜慶中:書法以外的愛好有兩個運動型的:一個是拳擊,前面說過,從拳擊里面感受一些書法用筆;另外一個就是京戲里面的一些武打場面、一些舞蹈的動作,它們看似不同,實則相通,虛實照應,剛柔相濟,這些動作對我而言都有啟發意義。 

                記 者:您希望在書法里面注入更鮮活的、有力量的東西? 

                卜慶中:對,是這樣的。 

                記 者:那您覺得生命應該追求什么? 

                卜慶中:我感覺人需要提升的就是一種精神境界,生命需要精神來支撐,精神境界提高了,生命才有意義。 

                記 者:我覺得正是因為有了書法,才讓您的人生跟別人不一樣了。 

                卜慶中:對,應該是這樣的,應該是更豐富多彩了。書法帶給我的是精神層面的,精神得到豐富了,人生就豐富了。 

               

               

                  

              飞鱼直播电视